您所在的位置:豫园资讯>财经>熊猫金控22亿豪赌金融成空壳 资本老手赵伟平转型惨败陷泥潭

熊猫金控22亿豪赌金融成空壳 资本老手赵伟平转型惨败陷泥潭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8 13:54:38

资料来源:长江商报

成败无济于事!

发誓要成功或死亡的首都老兵赵伟平在四年后誓言要实施金融改革时成了一个大笑话。

这位英语老师出生了,辞去了公职,开始了一项海上事业。赵伟平靠烟花发了财。2006年,它以1.53亿元的价格接受股份,成为熊猫黄金控制(600599.sh)(现称浏阳烟花)的实际控制人。

作为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等大型活动中烟花的总指挥,赵伟平也享受了一个荣耀的时刻。

然而,耀眼的烟花很容易冷却,赵伟平不愿意孤独。

从2014年开始,随着互联网金融的野蛮崛起,赵伟平投身其中,购买你的贷款,设立熊猫贷款、熊猫支付、银湖网等。,总成本近22亿元。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黄金控制。

此后,赵伟平先后推广熊猫黄金控制(Panda Gold Control)的跨境影视娱乐、新能源等热门领域,但都失败了。只有互联网金融一直持续到今天。

然而,随着网上贷款行业的问题日益明显,监管更加严格,赵伟平爆发了危机。现在,银湖网络已经被警方调查。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熊猫黄金控股一直剥离其互联网金融资产,只留下传统的烟花资产。

经过四年多的转型,熊猫黄金控股自去年以来继续遭受亏损,在全国范围内禁止抽打,运营收入大幅下降,赵伟平持有的公司所有股份都被质押,股价大幅下跌。

面对空壳上市公司,赵伟平还有资本翻身吗?

一份通知彻底粉碎了变革的梦想。

一项公开声明彻底粉碎了赵伟平4年多来的金融转型梦想。

数月的谣言终于得到证实。10月9日,熊猫黄金控股宣布,公司近日获悉,其全资子公司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湖网络)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济调查支队立案。截至公告之日,公司和银狐网尚未收到银狐网备案相关部门出具的法律文件。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就有媒体报道称银狐网已被警方立案,但熊猫黄金(Panda Gold)发布的澄清通知否认了这一说法。

银湖网络一直承载着赵伟平金融转型的梦想,熊猫金控的真正控制者。上述声明完全宣告了赵伟平金融转型梦想的破灭。

自去年以来,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互联网金融业的野蛮发展问题爆发了,平台爆发了雷暴。自去年9月以来,赵伟平一直试图将熊猫馆和银湖网与熊猫馆分开。其中,银狐网络的100%股权原本计划以2.19亿元的交易对价转让给实际控制人赵伟平,但到目前为止,银狐网络尚未剥离。

银湖网络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2亿元。据银狐网官方网站报道,截至今年2月28日,该平台累计贷款金额为81.46亿元,已收回49.26亿元,剩余贷款本金为32.2亿元。

早在去年8月底,赵伟平在直播中承认,熊猫金库和银湖网络(其共同的黄金平台)曾有过挤兑,预计支付将在两年内完成。其后,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命令该公司发表公开声明。委员会指出,该公司存在违反信函的问题,要求进一步披露银狐网和熊猫金库的相关信息,并对赵伟平展开调查。

熊猫黄金管理公司回复称,其平台流动性和信贷风险已得到控制,并已采取措施。与此同时,赵伟平一再表示愿意为贷款用户“平仓”。

自今年3月以来,银狐网的业务基本停滞不前。

根据财务报告,今年上半年,银狐网实现营业收入341.3万元,亏损3934.7万元。

随着熊猫金控宣布银狐网络已被警方调查,熊猫金在二级市场的持有价格持续下跌。截至10月11日,其股价已跌至每股10.21元,市值在两天内蒸发了约4亿元。

22亿赌博金融改造局

银狐网的调查标志着赵伟平金融转型的一场惨败。四年前,当它达到22亿元时,可以说是鼓舞人心的。

虽然赵伟平生来就是一名英语教师,但他精通资本运营。2006年,以1.53亿元的价格从浏阳市财政局收购了st Fireworks(熊猫Fireworks的前身)3567.8万股,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两年后,2008年,股权被解除。赵伟平连续14次减持熊猫烟花股份,成功套现约7亿元,持股比例从52.39%降至27.39%。从主要成本中扣除1.53亿元后,赵伟平在短短两年内赚取了5.5亿元,其中包括熊猫烟花及其控制权剩余的27.39%股份。

如此美丽的资本运营方式令人惊叹。赵伟平以资本市场闻名。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和广州亚运会上,赵伟平作为焰火表演的总指挥,享受了一段时间的美景。

然而,随着环境保护的加强和全国范围内连续禁止鞭笞,以燃放烟花为主的熊猫烟花遇到了发展瓶颈。

在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之际,赵伟平将毫不犹豫地推进熊猫烟花公司的转型,并将全力以赴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

2014年7月,熊猫烟花投资1亿元建立银湖网,次年资本增至2亿元。2015年,公司宣布将支付15亿元现金购买上海优我贷款公司51%的股份。同年3月,该公司集中宣布在一周内成立5家公司,分别是熊猫金融信息、熊猫众筹、熊猫贷款、熊猫在线支付和熊猫科技投资,耗资5.5亿元。

上述投资总额为21.5亿元。据市场报道,几乎一夜之间,赵伟平在未来的互联网金融上大举押注,并更名为熊猫黄金控制公司。

面对媒体,赵伟平也曾吹嘘“什么赚钱,做什么”。在当时,在他看来,互联网金融无疑是最有利可图的业务。

互联网金融业务似乎有所好转,给熊猫黄金控股带来了大量收入。2017年和2018年,公司资本管理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8亿元和1.83亿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的72.27%和64.49%,毛利率分别高达92.12%和94.01%。

利用市场热点东风,熊猫黄金控股的股价也飙升至每股58.99元,比转型前低9元的股价高出5倍多,一次市值98亿元,赵伟平持有市值近30亿元。

然而,随着形势的突然变化和互联网金融本身问题的爆发,赵伟平高风险赌博的结果注定是惨淡的。上周五,该公司的市值仅为17亿元,而赵伟平的股票市值缩水至4.64亿元。

赵伟平的困境

金融转型是一场惨败,赵伟平很难从中脱身。

除了支付银狐网和熊猫金库等平台外,这一问题仍远未解决。不知道赵伟平是否有支付能力。在上市公司层面,赵伟平也面临巨大困难。

今天的熊猫黄金管制,如果银湖网被完全剥离,只有传统烟花资产和互联网小额贷款资产保留,有迹象表明,互联网小额贷款资产也可能成为剥离的对象。

很明显,当烟花爆竹在全国范围内被禁止时,烟花爆竹业务的盈利能力比以前要低得多。

2017年和2018年,公司烟花收入分别为8500万元和1.01亿元,毛利率分别为30.06%和24.87%。今年上半年,烟花业务收入为7900万元,略高于去年同期的6200万元,仍徘徊在较低水平。

就现金流而言,今年上半年,公司的净营业现金流为-509.2万元。尽管同比增长了96%,但仍显示出净流出。同时,公司投资活动的现金流量只有1400万元,流入3.4亿元,净额3.25亿元,表明公司尽一切可能处置资产返还资金。公司筹资活动的净现金流为-5400万元,表明公司筹资能力基本丧失。

这些数据表明熊猫黄金控制已经成为一个空壳。

事实上,自2006年以来,赵伟平的熊猫金正日一直在为“生存”而奋斗。从2006年到2017年,该公司的净利润长期处于亏损边缘。在此期间,扣除多年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即使在转型后最好的一年,2016年的净利润也只有2100万元。

或者对互联网金融危机的到来有所预感,去年,赵伟平推动熊猫黄金(Panda Gold)控制跨境新能源等行业,并出售其在乐山银行的股份,打算以11.55亿元现金购买欧伯力55%的股份。不幸的是,重组计划再次失败。

早些时候,赵伟平曾计划追求热门的跨境电影和电视节目。以5.5亿元的估值,决定增加其在华海时代影业传媒有限公司的100%股份,最终以失败告终。

这种转变屡遭挫败,熊猫黄金的控制权变成了空壳,赵伟平几乎陷入绝望的困境。

早在去年7月,赵伟平直接并通过万载县银江投资有限公司和银江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持有熊猫黄金控股7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59%),全部承诺融资。当时,股价约为每股15.50元。现在,股价已跌至10.21元/股。如果股价继续大幅下跌,赵伟平将面临质押爆炸的风险。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 bbin 黑龙江快乐十分

热门推荐 Related Posts